Galleries

週年感言

週年感言 撰文:Joyce 世界始終是世界,社會始終是社會,不變的是人走茶涼的道理,能改變的唯有活在當下的人~總惦記著。。。趁人未走茶未涼,可以再多幹點什麼正經事!有朝一日,人走茶涼時,好換一個「人走愛留」! 因著這般種種念想,所以一年前有了「扶輪斯特」!一年竟在轉眼,好多事才剛要開頭,好多人準備登場,好多好戲都在後頭,這是過去一年驚喜的成績單! 最大的驚喜是,意外收獲一位天使贊助人~資深扶輪人IDEA朱魯青。IDEA對現階段的「扶輪斯特」來說,真的就像天上掉下來的天使一樣,這是在一年前剛草創的時候,不曾想過的際遇,始料未及!感動!感謝!感恩!至於,他到底贊助了什麼,這是彼此間的小秘密,當真是贊助無價,其價遠勝真金白銀,未來能共創多大價值,就看今後的努力了。。。夥伴們!咱們得更努力了! 天使IDEA說:「共生代表各方得到公平、共享代表促進親善友誼、共益代表兼顧彼此利益」。「共生、共享、共益」是天使IDEA對「扶輪斯特」的期許,也是勉勵,也是他對「扶輪斯特」寄予的厚望!希望未來「扶輪斯特」能不辱使命,擔當起推動IDEA自創的「共生、共享、共益」的扶輪新精神演繹! 期待,三週年,再來寫感言囉! 2021.6.1

朱魯青漫談扶輪(2)

朱魯青漫談扶輪(1) 撰文:朱魯青 親愛的社友、夫人們:平安無事、順利健康! 我讀2017年至2O18年國際扶輪總社、社長John F. Germ的文章及感想: 分享予您及朋友們。 他的父親年少隻身到美國,兄弟們都知道他早上八點才從紙廠的夜班回到家,他的辛苦是想給孩子他所錯過的教育及機會,希望孩子們未來過得比他更好,更輕鬆自在。 這位國際扶輪的社長,回顧往事和多年的反思,不僅看到父親對他們的愛,更看到每一代人普遍都在渴望照顧和提升下一代。 社長和夫人為了扶輪旅行世界各地,所到之處他一再提醒,並激勵我們。。。 扶輪就是「伸出援手給那些需要援助的人」 他也提醒社友們。。。 不論做什麼,都不是單獨一個人做,而是和服務人類的扶輪一起做。 當時,他當了32年的扶輪社員,所歷經的扶輪生活,在在都是以服務為宗旨–社務、職業、社區,再到國際,到了21世紀才有新的架構出現。其實就是 人類最偉大的情操。。。彼此相愛 而非肉體上的情慾,因為扶輪被社會認定是「有錢人」的俱樂部,他們享受著社會上最高等級的飲食、娛樂……。但是我認為,真正的扶輪社友,是要以行動作典範,作為社會最高標準的行為與言語模範,這需要真正用心的扶輪社友才能有這樣的認知,並且結合廣大的社會力量來共同推動。 改變自己,創造社會良性互動。 我們一起努力!加油吧! ldea 朱魯青 2021 五月

朱魯青漫談戲劇人生(1)

朱魯青漫談戲劇人生(1) 撰文:朱魯青 「我是遺物整理師」劇情刻劃細膩,感人肺腑,講的是近幾年才出現的新興職業,幫助死者「最後一次搬家」,移居到天堂。 片中每一段委託案,背後都是一段讓人不勝唏噓、呢喃嘆息的故事。 「遺物」彷彿是死者的「代言人」,死者想傳達的話,像拼圖一樣,就靠遺物拼拼湊湊出來。 透過遺物整理師的細膩心思,即使亡者生前無人感同身受,遺物整理師經由透過一景一物細膩的感觸, 去了解亡者的人生,同時也療癒了在世的親人。 看得令人熱淚盈眶。 「有緣再見」、「謝謝你讓我成為你的媽媽」、「我想藉著這個機會對他說一聲謝謝,你是我見過最美麗、最值得被愛的人。」 如果有人問我,人生最美好的回憶是什麼?我會回答:「成為可魯的父親。」 從一段段故事中發覺…… 當人願意面對親人死亡,接受死者遺物,理解他們的人生故事時,便是「和解」與「療癒」的開始。 男主角之一「可魯」的「我是遺物整理師」,最後還親自為自己的父親送別,將回憶放在心裡。 誠如可魯父親在世說:「眼睛看不到,不代表不存在。只要你記得,就永遠不會消失。」 劇集裡許多令人省思感悟的金句……. 「我以為不懂愛才丟臉,愛一個人也是丟臉的事情嗎?」 「為了你,我想成為比昨天的我更有勇氣的人。」 「幸福是什麼呢?幸福是讓人心情好的事,一想到就會笑的事。」 「眼前擺著一樣的東西,有人看到愛,有人卻看到恨。」 「到了應該離開的時候,那個果斷轉身的背影是多麼的美麗。」 「我是遺物整理師 」也讓人不禁聯想起日本電影「送行者,禮儀師的樂章」講的是入殮師的職業,最悲傷的離別,也要留住你最美麗的容顏,幫助死者旅行到下一個天堂世界。 謝謝所有為往生者莊嚴服務的工作者,感受著透過真誠敬重的儀式,讓人們藉此把愛與情感都放進儀式中。 看似替死者工作,但也療癒了在世親人。 非常人生及感動落淚的療癒劇集 。 如何正確面對親人死亡的人生課題,使往生者從容的離開人間,緩慢的移動到天堂。 「莫名地降生人間,智慧地往生天堂」。 ldea 朱魯青 2021 五月 編輯後記 最近一年來,可能是人類全體與死亡最接近的一次!這場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瘟疫(幾乎沒有人能置身事外),不僅改變了世界的樣貌,也改變了大多數人的生活。 死亡感覺如影隨形,時間好像不多了,更加緊迫了,有好多事還沒做完,但又好像好多人一下子多了好多時間,不知道該幹嘛?這種錯亂交錯的感覺,既虛幻又真實,每天快被真假資訊灌爆的腦袋、長時間自我囚禁在房子裡、在網路的虛擬世界。。。還能有幸福感可言? 透過觀看這部環繞死亡的劇,讓我們有機會洞察死亡的真相,也許死亡給人們帶來的不僅是失去,它也給人們帶來收獲!徹底領悟了人終有一死,因此給生命帶來了正面的改變,這不正是死亡給我們最大的收獲! 一部很適合疫情生活中觀賞的劇集,推薦給您。。。細品死亡滋味!

朱魯青漫談扶輪(1)

朱魯青漫談扶輪(1) 撰文:朱魯青 親愛的社友、夫人們:平安無事、順利健康! 『阿姨』 疫情曝光阿公店的阿姨 據我所知,阿公店的阿姨們大約都是五、六十歲的阿媽,甚至是阿姆,她們自由上下班、領的是時薪每天結帳。收入主要靠的是阿公的小費,一天或許可以收到五、六千元,甚至兩参萬元以上。 因此,有些阿姨還開著雙B名車去阿公店上班,甚至擁有幾棟豪宅。阿公非常喜歡她們,甚至成了知音朋友,天天報到,阿姨們都很會傾聽👂、很會交換彼此的人生故事,很會安慰阿公們。 她們幾乎是心理大師佛洛依德的化身,個個都有「酸、甜、苦、辣」豐富多彩的人生經歷、刻苦銘心的生命故事⋯⋯。 譲阿公們聽得服服貼貼,自然而然地小費大把大把地掏出來。 阿公們得到疏鬆的感覺,獲得心靈上的慰藉,心理上的療癒⋯⋯阿姨們得到豐富的小費,獲得心靈上的祕密,心理上的安慰⋯⋯,是個共生、共享、共益的社會企業。 「扶輪社團」依據我48年經歷,學習及認知是個高檔的社會志業,大家也是共生、共享、共益的週週相處,互動關係緊密,也自然而然地互相交流、療癒、學習⋯⋯提昇了心靈、溫暖了心理、豐富了人生⋯⋯。 因此,我熱愛扶輪,使我的生命多麼的美好,我的精神多麼的富足。 心存感激,ldea的扶輪社友、夫人們! 以上是我的淺見,敬請指教! ldea 朱魯青 2021.5.23

朱魯青漫談藝術(1)

朱魯青漫談藝術(1) 撰文:朱魯青 當新冠病毒瘟疫橫行,地球幾乎停止運轉。 羅浮宮博物館無奈閉門,蒙娜麗莎被戴上了口罩閤上雙眼。 藝術價值似乎開始崩毀,一堆堆爛砂都可埋葬閃亮的鑽石。 一張張傻憨的幼稚臉孔,沒有線條筆觸,沒有講究色彩,沒有巧妙構圖,缺乏內涵思想,缺乏精神意義,缺乏創新突破。 更糟糕的是商業抄作的系列作品,簡直如出一轍,大量複製,粗俗鄙俗,不知所云。 相對於純粹的藝術表達美學的原則,以及內在深刻人文內涵,也就是藝術足以流傳萬世,足以帶領後世的最高標準及目標,仍然是心靈。。。心靈就是心靈的「真善美」。 那麼,現今不曾嘔心瀝血,不必刻骨銘心的商業藝術、文創產業,根本是一則笑話,一個自欺欺人的遊戲。 如果塞尚在地下有知,會把隱晦的簽名放大。如果梵谷在黃泉睜眼,會把麥田燒燬,把群鴉射殺!這是黃鐘毀棄,瓦釜雷鳴的時代。 這是藝術瘟神橫行的劫數,這更是藝術之魔瘋狂的年代。 但是,我仍然開心玩著自己喜愛的ldea藝術遊戲。現在玩得更開心,有幾位知情好友一起陪伴著玩⋯⋯『擁恆藝術』緑野青豐 緩緩登場、慢慢展演⋯⋯ 敬請指教!朱魯青

為什麼要讀大學? (認知荒謬)

為什麼要讀大學? 現代人的認知荒謬續篇+3 為什麼現在在台灣人人都要讀大學呢?如果我告訴你,這是一種互相軍備競賽的結果,你同意嗎?你不懂我的意思?我慢慢說給你聽。 在過去沒書可以念的時代,人到了一定的年紀就要想辦法自立謀生,學習一技之長,不能也不會成為別人(家人)的負擔,因為這是生命的最基本意義。如果一個人活著只是別人的負擔,那不知道怎麼還有臉活下來? 不過,人這麼有羞恥心,那已經是很久遠以前的事情了,現在的故事可不是這樣了! 上世紀以來,政府為了掃除文盲,小學變成義務教育,人人都得先學會識字,這是在現代社會謀生自立的最根本。一旦,小學畢業,除了少數人可以繼續念書外,大部分的人還是跟以往一樣,得想辦法自立謀生,學習一技之長,然後步入職場、進入社會。此時,初入社會的年紀約為十二、三歲。 後來,為了讓國家更進步,向西方先進國家學習,義務教育變成九年,大家小學畢業後,還得再念三年,多吸收一些準公民知識,以便日後能成為國家的優秀公民。國中畢業後,小部分想讀大學的人,會努力考上高中,其他大部分人還是跟以往一樣,得想辦法自立謀生,學習一技之長,然後步入職場、進入社會。此時,初入社會的年紀約為十五、六歲。 後來,學習一技之長的管道也漸漸多元化、體制化,不再只有拜師學藝的傳統學徒這條路,國中畢業可以念專科或職業學校等(主要目的不是上大學,只有高中才是以上大學為目的)。至此,已經開始有點軍備競賽的味道了!不過基本上,人人還是各取所需,想念書的念書,沒興趣念書的就學習技藝,然後盡早步入職場、進入社會。 可是,社會到底是如何演變成現在這樣人人都上大學的(病態現象)呢? 答案就在1994年前後,台灣社會橫空出世了一個「跨界教育家」,提出教改主張,企圖用人人都有大學念,來紓解升學壓力! 於是,後面的故事,大家都知道了,升學壓力不但沒有得到紓解,反而更加劇了升學競爭。多元入學,更讓家長用錢來幫忙堆出成績、學習績效等等亂象,不一而足。13分可以上大學、大學生紛紛延畢,四年大學當成五專來念比比皆是,念六年也所在多有,完全不需要覺得丟人!現在平均進入職場、步入社會的年齡恐怕已經嚴重推遲到二十五、六歲了! 最重要的是,現在這些所謂的大學畢業生,遠遠不如以前的國高中畢業生能發揮作用!各行各業叫苦連天,這些空有大學文憑的年輕人,不只他們的老闆抱怨,同事們也抱怨,因為這些人不僅沒有增加效率,反而拖累效率!而他們自己也抱怨社會不公,沒有給年輕人機會。。。 機會,從來都不是白白給你去試試看的,機會始終是透過努力證明自己能力爭取來的!但是,現在的年輕人已經不懂這個道理了。。。 從十五、六歲到二十五、六歲,十年將近一代人的黃金歲月,就這麼浸泡在學校的象牙塔中!國家的整體競爭力豈有不弱化的道理?綜觀全球,有哪個先進國家,可以允許他們的青年人如此虛擲青春,耗損社會競爭力? 台灣人,你難道不憂心嗎? 想想,這不也是現代人的一種認知荒謬嗎? 認知決定行為

什麼是慢性處方箋?(認知荒謬)

什麼是慢性處方箋? 現代人的認知荒謬續篇+2 大家有想過什麼是慢性處方箋嗎?都說吃藥可以治病,但是為什麼會有慢性處方箋這種東西呢?而且還是連續性的慢性處方箋!「不吃還好,一吃斷不了」,這應該已經是多數台灣人對連續慢性處方箋的印象,一旦開始連續,可以連續幾十年,沒完沒了! 常常,最後的死因都不是這些慢性病(然而醫師還是拼命開藥、病人還是拼命拿藥),但是長期積累在體內的藥物副作用卻早已被大家忽略,彷彿被當成是治病應該付出的額外代價!真的是這樣嗎?現代人對藥物的迷信可說是到了無以附加的地步了! 到底什麼是慢性處方箋? 說穿了,「治不好病的藥」,美其名就叫「慢性處方箋」,『一直讓病人吃治不好病的藥』,美其名就叫做『開連續處方箋』! 為什麼治不好病的藥,還要一直開、一直拿、一直吃,甚至很多人只拿不吃(不知道這是什麼心態)呢?有人想過為什麼嗎?曾經有人告訴我,因為醫生說不吃藥不可以喔!甚至,還有人告訴我,沒有按時回去看病,醫生會生氣、罵人,還會拒收病人! 醫生為什麼要這麼做呢?醫生這麼做的動機究竟是什麼?現代人有好好深思這些問題嗎?開藥給我吃的是醫生,根本上治不好我的病的也是醫生,我沒有罵醫生無能就很好了,居然醫生還反過來罵我?為什麼向醫生求助的病人,卻要接受這樣的待遇呢? 醫生說的都是對的?! 在台灣,我們從小的應試教育,讓多數人非常習慣一個奇怪的邏輯:任何問題都要有一個正確答案!因此也習慣了服膺權威(不敢挑戰權威)!對於權威別說挑戰了,恐怕連質疑一下都不敢!(加上,台灣醫學又是日據時代沿襲自日本醫學,日本醫師的權威更是根深蒂固,不容質疑,不容挑戰!因此,台灣人對於醫師這個角色,傳統上有種莫名的敬畏與服從。) 如果有人告訴你:「我們又不是牛,幹嘛要吃青菜?」一般正常人應該會覺得說這話的人大概是瘋了,不會真的就從此不吃青菜了吧!但是如果告訴你這話的人是個醫生,而且態度非常認真,那你還會覺得這個醫生瘋了嗎? 我來告訴你吧!你的理智可能只會讓你遲疑一下下,但是面對這個醫生的權威,他那樣認真地告訴你(一點都不是在開玩笑):「你不是牛,不需要吃青菜!」你最後就會真的不吃青菜了!尤其如果你本來就沒那麼喜歡吃青菜的話,你現在有非常充分的理由不吃了,因為是醫生說的! 上述,是一個真實故事,這是最近一個健康諮詢的案例,這位客人聽信了醫生的這個「另類」建議,幾年下來,因為長期營養不足,身體的問題非但沒有改善,反而更雪上加霜了!上面的故事,還沒有成為悲劇,因為還沒有到達致命的程度。但是,想想那些曾經發生過的致命故事吧! 與其怪醫生,不如反省自己吧!在一個悲劇裡面,或許有權威耽誤人命,但不也還有病患的無知嗎?(請別誤會,這裡沒有鼓勵醫病對立的意思!) 無可否認,在台灣,醫生有神一般的崇高地位!「得罪誰,也不敢得罪醫生」曾經有大老闆這樣告訴我,事實上持這種想法的台灣人非常普遍。反觀歐美,醫生就是一個職業,跟工程師、律師、會計師、技師一樣,都是靠提供專業服務,為客人解決問題的職業工作者而已!不會被神化,也沒什麼可被神化的! 曾經在一場同學會,一位汽車保養廠老闆問在場的眼科醫生、牙科醫生、耳鼻喉醫生同學:「你們三個人合起來就搞我這一顆頭,而且還不見得搞得定,我一個人卻可以搞定你們的一整台車,一樣都是人命關天,你們有比我這個修車技師高明嗎?」三人尷尬得只得陪笑⋯⋯「既然沒有比我高明,那你們有什麼好神氣的呢?」說罷,眾人哈哈大笑! 的確!台灣人在這方面的認知,怎麼就跟其他地方的人有這麼大的差異呢? 想想,這不也是現代人的一種認知荒謬嗎? 不想吃慢性處方藥物,難道還有什麼其他選擇嗎?當然有的!(請點選下方連結) 系統預防醫學~您的「不二」選擇/ 轉載自:覓齡纖知 認知決定行為

預約十年後健康的自己(漫談健康)

健康是奮鬥出來的 40歲後,我開始努力,不,應該說是奮鬥。。。讓自己健康,讓自己身心平衡地健康! 為什麼是40歲?顯而易見,是因為身體狀況日益下滑的程度,已經明顯到無法學駝鳥把頭埋入沙堆視而不見的境地了! 準確來說應該是38歲左右!下班在高速公路上面開車,已經無法堅持超過30分鐘⋯⋯只要極限一到,就開始眼皮沈重,打起瞌睡了,真的非常可怕! 體力、精神,用江河日下來形容完全不誇張! 過去近10年來,我每天堅持「日行萬步」的習慣。從5年前開始,一週做幾次重訓,再加上每年認真執行「年度健康計劃」(不是年度健康檢查,那沒什麼用),定期進行自然醫學健康修復工程,把這些健康必殺技(殺手級健康應用)規律地融入我的日常生活中,才有現在相對穩妥的健康生活,並且有體能、有心力「全身心」投入熱愛的事業持續作出貢獻⋯⋯ 約處於人生中點的我,面向前方的終點線,現在可以說是絕對的胸有成竹⋯⋯與其在終點前就開始猛踩煞車⋯⋯我更樂意自己過一種「奔向終點線的人生」!

照顧好自己就是對所愛的人最好的禮物

照顧好自己就是對所愛的人最好的禮物 撰文:林永勝 一個春日的午後,和幾個朋友一起帶著茶具到陽明山拜訪古琴演奏家袁中平老師。到訪那天,正巧遇上電視台來拍攝袁老師的山居紀錄,導演說:「你們來得剛好,待會讓我們也拍攝一段你們泡茶的畫面。」 在朋友的推舉下,由我負責司茶。在袁老師的引導下,大家一起先到外面參觀附近的環境和生態,而我則留在琴室裡做司茶的準備。看著茶室裡狹小的空間,起身逐一試坐、調整了每一個坐墊的距離,心想:「等一下一定要讓大家在最舒適的狀態下開心的喝茶。」 參觀結束後,大家魚貫地進到琴室裡,在導演的指引下慢慢的在茶席前坐了下來,看著大家臉上的笑容和舒服的坐姿,我知道我已經為大家做了最好的安排。於是,我也帶著愉快的心情入司茶的位置。 但就在我坐下的那一刻,我的皮帶勾到了掛著的卷軸,一轉頭,「轟」的一聲,整張掛軸就掉了下來,原本進行中的拍攝也趕緊中止,茶席上的朋友紛紛起身幫忙收拾殘局,而剛才眾人臉上愉悅的笑容,也瞬間變成了一臉驚嚇。 雖然在大家的協力之下,經過短暫的調整,茶席很快的就恢復了該有的佈置,但是我知道,大家原本心裡的那股閒適,已經因為這突發的狀況而有了波動。 拍攝結束後,大家還是開心的一起閒聊,度過了一段愉快的時光。回程下山的山路上,我心裡滿是懊惱地回想著茶席之初的景象。回想著自己明明已經為每一個位置都做了最好的調配,怎麼還會發生這樣的狀況?自責的問自己為什麼會犯這樣的錯誤? 突然明白,當我貼心的為別人設想著留下一個最好的位置時,卻往往忽略了也該為自己留下適當的空間。當我們自認為身邊的所有人付出所有的時候,也該為自己有所保留。因為,當我們自信地為身邊的人盡心地安排了一切,一但沒有照顧好自己,那麼不僅無法給予對方我們所期望的美好,反而容易使自己成為他人最大的負擔。 在生活上,我們總盡心地為自己所愛的家人付出一切;在工作上,我們也期許自己能夠全方面的扮好每一個角色。但是,我們可曾好好照看過自己的心?因為,在這一年的365天當中,能夠時時刻刻陪伴著我們自已的,其實也只有自己,但是,我們往往花了很多的時間與他人相處,卻很少能夠靜下心來面對自己。 我常常問朋友一個問題「如果有一天,當醫生跟你說,你的生命只剩下最後的幾分鐘,回想這一生到目前為止,你為所愛的家人付出一切,會不會後悔?」我得到的答案通常是「不會!」我接著問:「那會不會有一絲絲的遺憾?」 這輩子不斷地為所愛的人付出,當然不會後悔,但如果這一生當中我們都不曾好好地善待自己,沒有帶著自己看看想看的風景,聽聽自己想聽的音樂,甚至是好好為自己泡一壺茶,這樣的人生豈能沒有遺憾? 就像所有的父母,為了孩子心甘情願地付出自己的一切,甚至可以豪氣的說:「為了自己的小孩,我可以連命都不要,而且不求回報」,但就當我們心甘情願地付出一切之後,如果我們不能照顧好自己,那麼將可能成為孩子一生中的負擔與遺憾。就像在茶席上的情景一樣,所有的笑容都在一時之間變成驚慌! 因此,為了不讓我們的人生有所遺憾,在照顧他人之前請先好好地照顧自己。不要讓自己的心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一種疲累和無助,不要讓自己的努力因為疏忽對自已的關照而變成他人的負擔。 花開的時候帶著自己看看花,月明的夜晚帶自己在月光下安靜地走一段路,讓自己好好地陪伴著自己的心。唯有照顧好自己,才能讓自己繼續為所愛的人付出更多,照顧好自己就是對所愛的人最好的禮物。

台灣的品格教育哪去了?(認知荒謬)

台灣的品格教育哪去了? 現代人的認知荒謬續篇 +1 你會隨手關燈嗎?你會隨手關水龍頭嗎?你會物歸原位嗎? 如果你的答案是:「會」,那接下來我還要問:你只隨手關家裡的燈嗎?你只隨手關家裡的水龍頭嗎?你只在家裡物歸原位嗎? 如果你的答案是:「不是」,那我才能考慮你是一個有品格的人! 一個社會的水平,取決於第一個答案是「會」,第二個答案是「是」的人的數量!這類人的數量恰好與社會水平成反比! 你覺得我們的社會,這類人的數量如何呢? 千萬別回答我:「比對岸少,比歐美多」!